行业新闻

建筑劳务市场迎接变革洗礼

文字:[大][中][小] 手机页面二维码 2020/10/10     浏览次数:    

  2020-09-11 02:20:08 来源:中工网-工人日报

  政策接连出台,市场日渐规范,相关从业者纷纷谋出路

  【建筑市场劳务用工调查①】建筑劳务市场迎接变革洗礼

  变革下仍有挑战,专家建议,劳务经纪人转型成立专业作业企业,行业协会提供技能培训等服务

  工人日报-中工网记者 刘旭

  开栏的话

  建筑领域一直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主要行业之一。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2019年农民工监测调查报告》,我国农民工总量超过2.9亿人,从事建筑业的农民工比重为18.7%,比上年提高0.1个百分点。

  为了规范庞大的建筑劳务市场,保护农民工的切身利益,近年来,我国出台多项政策,从取消包工头、建立劳务分包制度、到实行建筑工人实名制,再到今年5月1日正式实施的《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建筑市场劳务用工逐渐规范。

  那么,在这一过程中发生过哪些“阵痛”?如今,农民工通过什么途径找工作,是否会被欠薪所困扰?工程方从以前的劳务外包,到有了工资代发权,能否更好地进行招工?包工头被禁后去了哪里,怎样实现政策要求下的转型?劳务公司如何发挥农民工和工程方之间的桥梁作用?

  为此,《工人日报》各地记者深入建筑劳务市场,探究这些问题的答案,以期解答公众心中的疑问。

  本周起,《农民工周刊》以“建筑市场劳务用工调查”为题,从农民工、工程方、劳务公司等角度,对建筑市场劳务用工如何一步步走向规范进行深入剖析,并为其进一步发展提供借鉴。

  敬请各方垂注。

  阅读提示

  建筑工人实名制、取消包工头等举措让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更为规范。不过,农民工技能认证方式不明确、劳务公司转嫁成本给农民工、临时用工入场难等问题也同时存在着。在“后包工头时代”,建筑市场劳务用工如何更规范?专家建议,面对变革,从业人员应早做准备,成立专业作业小微企业,行业协会可提供技能培训等服务,同时政府要加强监管。

  9月10日上午9点,劳务经纪人吴俊来到辽宁省沈阳市和平区行政审批办事大厅,咨询注册成立建筑木工施工作业企业还需要哪些资质。这已经是他第二次前来咨询了。

  “挂靠不好用,你要单干,自己开公司吗?”“取消资质是早晚的事,你知道怎么给农民工进行技能认证吗?”“你们建设集团打算成立自有劳务公司吗?”……吴俊说,最近建设单位、施工单位、建筑劳务企业负责人、从业者碰面聊得最多的话题就是建筑业用工变化及未来打算。在辽宁,面临变革的建筑业企业有1.2万户,从业人员达90万人。

  早在2005年8月,原建设部就发布《关于建立和完善劳务分包制度发展建筑劳务企业的意见》,提出用3年时间,农民工基本被劳务企业或其他用工企业直接吸纳,包工头承揽分包业务基本被禁止。

  此后,政策逐步收紧。2016年1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治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意见》发布,明确严禁将工资发放给不具备用工主体资格的组织和个人;2019年3月,住建部和人社部制定并实施《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2020年5月1日,《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条例》开始实施,进一步明确,未与施工总承包单位或者分包单位订立劳动合同并进行用工实名登记的人员,不得进入项目现场施工……

  政府部门通过一系列举措保障农民工合法权益,建筑市场劳务用工日渐规范。

  劳务经纪人淡出建筑市场

  9月5日,叮叮两声,短信提醒到账5874元。48岁的农民工朱帅奇工资卡上收到了上个月的薪水。

  2019年10月7日,《辽宁省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实施办法(试行)》出台后,工程项目部为了规范管理,与朱帅奇及他的工友签订了劳动合同,办理了工资卡,朱帅奇每天刷考勤卡进入工地。他不仅告别了月薪半年结算、怕被欠薪而提心吊胆的日子,还有了城镇职工的社保账户。

  与朱帅奇不同,他的劳务经纪人吴俊却没有了劳务报酬。在实名制之前,虽然吴俊不去工地干活,但建筑工程公司和他签订劳务合同,并给他每个月近8000元的劳务报酬。2019年实施的《建筑工人实名制管理办法(试行)》明确,建筑企业不得聘用未登记的建筑工人。这样一来,吴俊的名字无法出现在工地上,也拿不到劳务报酬了。

  实名制让吴俊这样的劳务经纪人没有了生存和盈利的土壤。

  36岁的吴俊毕业于职业学校的土木工程专业,他手中的这支36人施工队伍是从曾做包工头的姐夫手中接过来的。接手后,他只包工不包料,通过建筑工程公司发放的劳务报酬和在农民工薪水中抽成赚钱。“实名制后,农民工工资不再经由我手,没法抽成了。”吴俊说,目前他通过赚取农民工“进场服务费”过活,每名农民工根据不同工种收取500元~1000元。他担心,以后农民工不再通过他找工作,劳务经纪人的身份淡出建筑市场,他就没钱赚了。他更担心的是未来的出路。

2016年起,陕西、安徽、山东、四川等多省取消建筑施工劳务资质,鼓励成立有专业作业资质的企业。“这项政策的推广是建筑业发展趋势所在。这意味着以后违法分包想都别想,劳务分包合同也签不了了。还想在这行干,只能成立专业的作业公司。”吴俊说。

  变革下仍面临挑战

  记者采访发现,建筑劳务市场目前存在着农民工技能认证方式不明确、劳务公司转嫁成本给农民工、临时用工入场难等问题亟待解决与完善。要想成立专业的作业公司,摆在吴俊面前的第一个难题就是要有一支专业的多工种技能人才队伍。

  吴俊手中36人的队伍平均年龄48岁,最小的入行28年;有砌筑工12人,混凝土工、钢筋工、架子工“多面手”8人,木工10人,防水工4人,电工2人。除电工外,其余工种都没持有相关技能证书。

  吴俊查阅大量国家和各地试点成立专业作业公司的相关文件,“专业企业”认定为合伙企业、个人独资企业、有限公司均可,而个人、个体工商户不可以。关于申请专业作业范围,比如想从事脚手架、模板作业的,企业的建筑工人必须有对应的技能工种。但是,技能工种是以相关技能证书还是事实上掌握该技能为依据,没有相关文件予以说明。“如果要考证,职业技能培训费用谁来承担?从业的农民工大多是初中及以下学历,有技能和经验,却因考不过试而丢了饭碗怎么办?”吴俊说。

  “国家出台一系列政策推动建筑行业改革,可业内并没有完全准备好。除了农民工技能认证方式不明确外,还存在专业作业公司相比劳务公司成本高,企业会将高出来的成本转嫁给农民工等问题。”作为辽宁省建筑业协会理事之一,一家建筑劳务企业总经理孙勇分析。

  孙勇举例说,以往,劳务经纪人即俗称的包工头将队伍挂靠在劳务公司,农民工与劳务公司签劳务派遣合同,包工头成为代理人。建设单位将农民工工资打给劳务公司,劳务公司帮农民工缴纳社保,并扣除一定比例的服务费。转型为专业作业公司后,公司不仅要承担职业技能培训、技能等级认证等费用,还要支出企业经营管理上所需的费用。而建设单位给出的报酬不变,蛋糕就那么大,很有可能作业公司会分走农民工一部分蛋糕。

  此外,农民工实名制用工后,临时用工如何进场也是目前亟待解决的问题。孙勇表示,未登记的建筑工人不能进入工地。理论上,建筑业的用工形式只有劳动用工和劳务派遣用工,这两种用工方式都需要签订合同,缴纳社保。而实际中,建筑工地在赶工期和收尾时会有临时用工需求。目前,对于如何让不愿缴纳社保的临时工进场,业内人士仍讨论未果。

  从业者还应未雨绸缪

  “不想被行业淘汰,就要提前想对策。”吴俊说。疫情发生后,他一直在着手准备成立一家建筑木工施工作业企业。

  “可以注册为小微企业,增强企业活力、增加工人收入。”辽宁某企业管理咨询师孙文斌说。如果施工队不足百人,可以转型成立以单一工种作业为主的小微型专业施工作业企业,比如建筑木工施工作业专业公司、混凝土施工作业专业公司和钢筋施工作业专业公司等。按照国家相关优惠政策,新型小微型企业注册只需要少量资金,企业不需要缴纳营业税、增值税,而且所得税减半征收。在这种情况下,转型后的专业作业企业的税收负担会大幅度降低,也有利于保障农民工收入。

  孙勇则建议,行业协会可以提供培训,解决农民工技能培训不足的问题,建立由政府出资向行业协会购买培训服务的机制,专业作业企业组织作业人员免费参加培训。同时,行业协会可以建立和完善信用评价机制,用以约束专业作业企业;将建设单位、总包企业、劳务分包企业和专业化班组长等均纳入信用评价系统,实行年度定期评价、动态更新评价,引入互评机制、鼓励相关方采信评价结果;将建筑用工征信体系与社会征信体系挂钩,与从业人员生活挂钩,强化个人征信的作用。

  “无论包工头是否存在,建筑业监管到位、机制健全仍是关键。”孙勇说。4月10日,辽宁省出台了《关于促进建筑业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明确强化事中事后监管:持续整顿建筑市场秩序,严厉打击转包、违法分包、违法发包、挂靠等行为,运用联合执法、电子监察、市场行为评价等手段改进检查方式,确保违法违规行为查处惩戒到位。

返回上一步
打印此页
187-8888-2716
0551-65665592
浏览手机站